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馋宗大师

 
 
 

日志

 
 
关于我

自由撰稿人,电视节目策划人,制片人。

网易考拉推荐

面朝西湖 春暖花开  

2006-04-26 11: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里有一个湖,算不上奢侈,然而缺了湖的一座城,尤如一座园林缺了池,一个卫生间缺了洗手盆,不见了汤碗的饭桌,怎么着都不滋润。
有了湖也未必就滋润了。湖不能外置于城外,不能离住宅区和商业区太远,离日常生活太远的湖,尤如孤悬于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错上到邻桌的汤。湖远则不可游,野则不可亵玩。明人张京元<湖上小记>曰:“西湖之胜在近…朝车暮舫,徒步缓行,人人可游,时时可游。”西湖正是属于像我这样的懒人的湖,只消从马路这边的梧桐影从容地跨进马路对面的桃柳荫,湖就是你的。虽然还未能像五星级饭店大堂一侧一定会有的卫生间那样成为CBD的一部份,但是西湖从来就不曾遗世独立过。像这样近的绝世好湖,可以吃喝,可以娱乐,可以润肺,可以灈足,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可以求生,可以寻死。跨越灵与肉的鸿沟,也只是一步之遥,用户界面超级友好。
一个真正的乐水之人其实不难看出,以上言论,本质上都带有鲜明的便利店风格。我非智者,更不是仁者,我只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懒人。对于世上的懒人来说,西湖就是一面风月宝鉴,既可以自恋,也可以自省。所以,远有远的虑,近有近的忧,比如,坐在西湖岸边的桃红柳绿间,坐在春风里,我有一个朋友曾经频生“人为甚么要工作”这种奢侈的疑问,余秋雨先生则因饱受“个体与西湖”以及“人与美的关系之疏离之蹊跷”之豪华痛感的困扰,便索性“跳到湖水中游泳,独个儿游了长长一程,算是与它有了触肤之亲。”好在就是个湖,更好在是如此之近的西湖,如果苦闷的对像是头顶上的星空,那番“疏离”的万古之愁还真不知该如何消除。
对于我来说,像"人为什么要工作"以及"人与美的关系疏离"这一类问题皆属形而上学,面对西湖,疑问和困扰我也有,不过最好的解忧之法依是形而下的,就是吃喝."酒多于水,肉高于山"(<湖上小记>),西湖岸边,似乎从来就是如此。
就像西湖和杭州一样,杭州菜一直是与西湖的美景及其情调进行捆绑销售的。也就是说,在菜肴品质之外,对于菜馆以及菜馆周边的景色之品质也有同样严格的要求。要是没了这个湖
,杭州菜绝对也没有那么好吃,我敢以八辈子的食欲打赌。
面朝西湖,春暖花开。大海太大,西湖正好,盛这一湖春水用不到海碗,一个调料碟足矣。纵使千般美味万般珍馐,缺了西湖这一碟调料,统统都是味同嚼蜡。如果说一边望着西湖一边吃龙井虾仁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舌尖轻轻地抵在了苏堤之上,那么坐在望不到湖景的位子上吃同一道菜,再敏感、再富有想象力的舌尖,抵到的通常都是自己的上颚,最远的也只能触到临湖的窗台。
湖所聚集的气场无比强大,它能使平淡变得有味,使有味变成美味,而且,酒足饭饱后尤舍不得离开湖边,精神上更是饿得紧要。事有丰子恺先生<湖畔夜饮>为证:“前天晚上,四位来西湖游春的朋友,在我的湖畔小屋里饮酒。酒阑人散,皓月当空。湖水如镜,花影满堤。我送客出门,舍不得这湖上的春月,也向湖畔散步去了。柳荫下一条石凳,空等我去坐,我就坐了,想起小时在学校里唱的春月歌﹕“春夜有明月﹐都作欢喜相。每当灯火中,团团清辉上。人月交相庆,花月并生光。有酒不得饮,举杯献高堂…逼得我立起身来,缓步回家。不然,恐怕把老泪掉在湖堤上,要被月魄花灵所笑了。”
西湖太美,美得令人生忧,忧到需要消解。感官的奢侈,至此已临极至。金阁寺太美,美到非一把火烧了不行,幸好西湖一直没有遇到过口吃的和尚,聚在湖畔的都是馋嘴的吃客,解忧之道自不待言。故而湖无需填,楼不用烧,非但如此,南山路和北山路修整之后,岸线在延伸,酒楼在兴起,环湖沿岸,望湖的餐厅越来越多,食客们可以东南西北,各据一方,把西湖当成一桌麻将,吃到兴起时齐齐发一声喊:“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