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馋宗大师

 
 
 

日志

 
 
关于我

自由撰稿人,电视节目策划人,制片人。

网易考拉推荐

梦里不知身是博客-Part2  

2006-06-08 15:0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为什么要写日记(博客)?答案也有两种:一,心里有话但不方便跟别人说。托翁尝言:“每个人的精神生活是这个人与上帝之间的秘密,别人不该对它有任何要求。”又借<<复活>>里聂赫留朵夫的行为加以佐证:“这天聂赫留朵夫探监始终没有成功,就回家了。想到明天将同玛丝洛娃见面,聂赫留朵夫心情十分激动…内心好半天不能平静。他一回到家里,立刻拿出他好久没有动过的日记本,念了几段,就写了下面这些话:“两年没有记日记,原以为再也不会干这种孩子气的玩意儿了。其实这幷不是什么孩子气的玩意儿,而是同自己谈话,同人人身上都存在的真正的圣洁的我谈话。这个我长期沉睡不醒,因此我没有一个人可以交谈…主哇,你帮助我!”
其二,心里有话,不方便或不舍得跟自己说或只跟自己一个人说。如“专以示人”的曾国藩、胡适之日记,又如<<围城>>里的方遯翁“…精神上的顾影自怜使他写自传、写日记,好比女人穿中西各色春夏秋冬的服装,做出支颐扭颈、行立坐卧种种姿态,照成一张张送人留念的照相。这些记载从各个方面,各种事实来证明方遯翁的高人一等。朋友来了,遯翁常把日记给他们看…”。
博客作为一种电子版的私人日记,性质上介乎于“既可以给你看,也可以不给你看”之间。技术上,日记的主人牢牢掌握着随时向访问者关闭或着开放的权利;动机上,则游走于“给人看”和“给上帝看”,甚至可以培育出“没话找话”的精神境界。不论是把有价值的毁坏给“蕴姊”们看还是把无价值的撕破给“苇弟”们看,博客们都玩得得心应手。
非但如此,“评论”、“留言”以及博客主人的回复,更开创出人类日记史上空前变态的局面,即偷窥和被偷窥双方可以进行持续的讨论。这种局面已经非常接近齐泽克对“受虐狂态度的基本悖论”的描述:“当他们最终完成严格意义的性受虐狂游戏时,性受虐狂经常地保持一种反思性的距离;他永远不会真正地付出自己的感情或者完全地在游戏中放任自己;在游戏中,他能够突然采取导演的姿态,发出准确的指令(在这个点上多加一点压力,重复那个动作……),从而丝毫不‘破坏幻觉’。一旦游戏结束,性受虐狂者会重新采取一种令人尊敬的资产阶级的态度并且开始用一种平常的、事务性的方式同至高无上的贵夫人谈话:“‘谢谢你的帮忙。下个礼拜同一时间见?’”(齐泽克<<快感大转移—妇女和因果性六论>>)。
为了不至于陷入这种过于激情化的悖论,我通常不回复任何评论和留言,目的就是为了保持这个游戏的好玩,即“我知道你在偷窥,但是我假装不知道─这就是博客的终极乐趣所在。这种快乐,只会抱怨“一想到她此刻就在我身后看我写日记,就减少了、破坏了我的真实性”的托尔斯泰们永远体会不到。每一次在别人和自己的博客之间流连的时候,我的耳边都会响起李嘉欣在<<堕落天使>>里的这一段旁白:“看一个人丢掉的垃圾,你会很容易知道他最近做过什么事。每次他都会来这个酒吧,看来很喜欢这里的清静。有时,我会坐在他坐过的位子上,因为这样,我好象感觉和他在一起…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怎样可以让自己更加快乐。”
我怀疑,不管是写哪一种日记,也无论是哪一种写日记的人,潜意识里的快乐都是一致的。猫捉老鼠,人毕竟是传播的动物。换句话说,如果托太不是那么执着地要看老公的日记,托翁的日记说不定就不会记得那么勤,内容可能也要空洞乏味得多。一个人有了日记(隐私)还不够快乐,缺了潜在的读者,快乐就不会完美。在这个意义上,托翁的快乐大于鲁迅,鲁迅的快乐高于莎菲,而及万千博客们的快乐,则远在他们之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