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馋宗大师

 
 
 

日志

 
 
关于我

自由撰稿人,电视节目策划人,制片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从前的上海小吃-答<<上海一周>>  

2006-12-17 12:4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你现在记忆中最怀念的上海小吃是什么?为什么怀念?
答:一种名叫“油敦子”的东西。面粉和成浆,裹上乱七八糟的杂菜,在一口大油锅里猛炸一气。炸出来的成品是一个烟灰缸大小,厚度大概是两到三个烟灰缸迭起来。捧在手里,站在油炸摊头旁边热腾腾的吃。如果是冬天,更爽。那种东西,极糙,据说是“三年自然灾害”时代遗留下来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常见,现在好像没有了。当然,就算有人敢卖,估计也没人敢吃了。
2、小时候住在上海哪一片,有没有过为了吃一带爆米花而哭鼻子的糗事或者类似的童年回忆?
答:小时候住外滩,主要混和平饭店一带,也就是现在“外滩N号”的那一带。当年上海没什么好吃的,那一带好像还行,像什么“东海”,“德大”,都在附近。小吃也有不少,包括前面提到的“油敦子”以及爆米花之类,当年都是沿街摆卖的。每天上学前的早餐,基本上也在街边的大饼油条店搞定。虽然没啥好吃,但温饱不成问题,也想不起来有什么“因为吃不到而哭鼻子的糗事”。要说糗,现在我每次经过那些装腔做势地方,只要一想到当年街边的那些小吃摊头,就忍不住觉得好笑,替“外滩N号”们感到害羞。
3、能否回忆一些和小吃有关的童年生活细节OR片断?
答:那时候,上海烟纸店里有一种常备的儿童食品:咸萝卜丝,挂面般粗细,手指般短长,浑身上下都被用盐狠狠地腌了个透,用废报纸松松垮垮地包着,一分钱一包,贱到家了。这东西,只要连吃两条,人就会无端地发上一阵呆。我上小学的时候,每次被老师独自留在办公室里罚站,站至无聊至极,木然地将手入外套的口袋,总会发掘到一两条几天前从纸包里漏出来的萝卜丝,木然地塞入口中,再木然嚼了,往往就可以木然地坚持下去,顺利发呆一直发到天黑。现在,只要发呆超过三分钟,嘴里就会准确地出现咸萝卜丝的味道。
4、现在每天的早点、下午茶以及夜宵分别以哪些食物为主?自己在家里闲来无事会做一些小点心么?
答:不吃夜宵很久了…自从基本戒掉夜宵以后,又恢复了吃早饭习惯。早饭的内容,大致是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再切几片奶酪,煮个鸡蛋。很简单,站着就能搞定。
这个早餐的时间,不会比起床后再卫生间里呆的时间更长。接下来依次就是中饭和晚饭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养成下午茶的习惯。除了起床后给自己煮个小咖啡,别的就懒得去做。费老大的事好不容易把自己弄成了一块废物点心,很难看得上别的了。
5、最近一次吃到最正宗最让你感动的上海小吃是何时何地?
答:如果“北万新”的包子(含肉包和素菜包)以及长春食品店的大红肠也算是上海小吃的话,那么,我认为这可能是两样(与六,七十年代相比)基本没有怎么变过味的东西。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在淮海中路上的一座写字楼里上过半年的班,那段日子里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下午四时左右溜出去,有时走路,有时坐上一辆刚好到站的公交车,一站,到长春食品店斜对面,买好红肠(现切的),往回走再到北万新买包子。这些东西拿到办公室,只要一打开袋子,所有的人都会闻香而至。长春食品店开始装修以后,我就没在那一带上班了。也不知道现在装修好没有,更不知道会不会连大红肠一道给装修掉了,至于“北万新”,只有淮海路上的那一家可吃,别处的差距很大。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