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ڴʦ

 
 
 
 
 

־

 
 
 

׫ˣӽĿ߻ˣƬˡ

׿Ƽ

乞一?托不?/a>  

2009-11-24 20:03: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乞一?托不?br />
?书的?含跋),除“介绍或评论本书内容”,还有背书的作用,即?不仅可以使著作正文增添光彩,扩大影响,促进传播,而且也能确立其自身的地位和价值? (以上均据湖南第一师范应用写作教科??br /> 人之不孝以无后为大,书之不堪以无序为??即便史上??lt;<毛主席语?gt;>,也有再版前??无序不成书?书脱序,尤如出场没叫关?的立波,出门忘带相机的陈村,?缺了冷盘的本帮菜,一笔无担保无抵压的贷款,?么看都像非法出版物?
有实无名之序,如咳嗽是宝爷发?序,咳嗽药水和脚气药水广告是电视剧的序;“褓姆不在家”是毛尖避席的序,?您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是移动服务的序(含跋),等等?虽谈不上“介绍评论?,更遑论“使著作正文增添光彩”,然其 “扩大影响,促进传播”之强大功效,却绝对不容抹杀?br /> “序”这个字,除“次第,次序?(<<?bull;?gt;>“言有序?和?序文? <<文心雕龙>>:“序以建?首引情本?外,还与建筑及家居有?“序,东西墙也??<<说文>>)。由是观之,尽管只有封面和封底才能勉强被视为?书的“墙”,但一本书若是“自序?,虽未必有?王卖瓜田李下之嫌(彷韩乔生?,多少也有拆了东墙补西墙之疑,是故,序文多由他人代言,拆人家的东墙补自家的西墙?人?上,以志同道合并且德高望重?为善,但也有例外?还说<<毛主席语?gt;>,当时因实在找不到比毛主席更为德高望重的作?,马恩列斯又不在世,只能??求其次,遂使竖子成名,却也一个不小心地留下了?史上罕见的可唱之序文。与<<毛主席语录再版前?gt;>同名的语录歌(准确地说,应该是“序歌?),林彪词,劫夫曲。从“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列宁主义者?到?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居然也能不呕哑不嘲哳?顺溜地唱将下来,端的是把汉语歌词的谱曲技术?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李时珍的故事,充份说明了序的重要。费时三十年写成十卷<<本草纲目>>后,无人愿意承印,作者不得不去求“后七子”领袖王世贞,望能?乞一?托不朽?(王世?lt;<本草纲目?gt;>)。王世贞者,“才?,地望最显,声华意气笼盖海内。一时士大夫及山人词客衲子羽流,莫不奔走门下。片?赏,声价骤起?<<明史•王世贞传>>)。足见一部医书若能得王世贞一序,相当于一种牙膏获得了“全国牙防组”之盖章认定?br /> 李时珍求序,第一次是万历八年(1580)九月,???流?上的心,从南京顺江?下,来到太仓直塘王家。王漫应之并“戏赠之”─?是序,?是七律一首以记其?<<蕲州李先生见访之夕,即仙师上升时也?寻出??本草)求叙,戏赠之>>)?br /> 稿子留在王家,写序的事一拖就是十年?直到万历十八?1590)正月,李时珍再次造访在南京任刑部尚书的王世贞,后者?留饮数日”之后,终于在正月半赐了五百多字,致“不朽?的那“一??,系文末的广告词:“兹集也,藏之深山石室无当,盍锲之,以共天下后世?lt;<太玄>>如子云?。?序后没多久,王当年就死了?lt;<本草纲目?gt;>大概就是他的绝笔。得序后,又经几番周折,到万历七年,<<本草纲目?gt;>方才在南京藏书家、刻书家胡承龙的赞助下付刻?近二百万字全部刻完出版之际,李时珍已谢世三年。?得等。他若是等不了王世贞而自序,大可以用自己的励志诗:“身如?流船,心比铁石坚;望父全儿志,至死不怕难。??lt;<本草纲目?gt;>来说也许更为贴切,但不会有一个书商睬他?这种“至死不怕难”之意志,今之求人作序?和为人作序?是想都不敢想的,别说作?等不了十年,如此漫长的岁月,连出版社怕是都改制三回了。著作等?不不,著作和身体,彼此都等不起?
李时珍求序,以??”充份说明了求序和为序之难及其?不朽”?王世贞的“拖字诀”一念就是十年,原因是多方面的,却也集了天底下为序之难之大成。一说,王当时因热衷于和方士厮混,?李则不屑?“方士荒诞之谈,不足信矣?。此乃路线斗争;又一说,弃文从医的李时珍,身份上与文坛领袖的王有距离。这是阶级斗争;再一说,与治国相比,治病是小道,为小道序,壮夫不为?是为生产斗争。在求序者不是?乞?就是“丐?孙文<<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gt;>:“邹君海滨,以所辑黄花冈烈士事略丐序于予?的盛情之下,难却者不外乎人情和名节之纠结,患得患失于德艺之不能双馨哉。其实,明明都是“挣?白菜的钱,操?白粉的心”的两个苦命之人,却还要在那里半推半就,乞来丐去,真教人情何以堪!
不过,比这更难为情的,是势利眼的切斯特菲尔德伯爵菲力?bull;多墨•斯坦厚甫(Philip Dormer Stanhope)主动要给约翰逊的<<辞典>>作序被拒,?约翰逊的“拒序信?lt;<致切斯特菲尔德大人函>>(Samuel Johnson's letter to LOrd Chesterfiled)更成为后世英语教科书的写作范文?
替人做序,?常都是为他人做嫁衣,但偶尔也会抢了人家的老公,遗世独立,?lt;<兰停集序>>,如<<费加罗的婚礼>>序曲?谁记得四幕的<<费加罗的婚礼>>?王序金陵?lt;<本草纲目>>印数少,存世更鲜((上海科技出版社存有一?。其后各种版本,多已抛弃王世贞的那枚运载火箭。说王为李做了嫁衣亦无不可,但?算是?还一报,脱皮?br /> 序之两难,已迫使今人“跳墙?而出,书籍的腰封,已和超哥的内裤、娜姐的胸罩并列为文化事业的“吉祥三宝?。内衣外穿之后,字数上更以全面的“推特化”将“乞?”落到实处,为序者只消编条短信,指头儿就告了双方的消乏?但功能上的?以托不朽”是否尚?天晓得,剩下大概只有?“托”字了?
虽然再不用苦?苦拖),但还是得求人,也烦。因此,著名博客王三表最近宣告,已想好自己下?书的腰封之?不求人?方案:“鉴于现在腰封泛滥,我决定弄的有点创意,比如,我决定把章子?、范冰冰、周迅?赵薇、舒淇?刘若英?…的名字全都列上去,每个人编?很深刻很哲学的话,比如,章子怡说:‘知识就是力量?。范冰冰?‘书是人类进步的电梯?br /> ’周迅说:‘书籍是全世界的小儿善存。?赵薇?‘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书常青。?舒淇?‘为中华之崛起?买这本书。?刘若英说:‘读书越多越反动。?平时她们肯定没机会说出这样的精彩语录,得我来亲自帮她们编,还能起到正面宣传她们的作用,反正她们也不会因为这么?话跟我打官司,一打官司我还占便宜。我看就这么定了。?
早已将创意付诸实施的,是台湾kuso写作大师冯光?<<中国时报>>“三四少壮集”主?。冯大师当年出新?lt;<本文作?为国宝级白目>>,请来五十个人写序,事前登广告称:“等你来写序!只要在明信片后写上?序?这个字,附上你的大名及联络方式,寄到出版社,你的大名跟序就将出现在冯光远的新书上!?br /> 说到做到。后来,读?们一翻开这本书,便欣然读到了五十个燕肥环瘦的“序”字。如假包换的“一???br />
 
 
Ķ(1710)|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