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ڴʦ

 
 
 
 
 

־

 
 
 

׫ˣӽĿ߻ˣƬˡ

׿Ƽ

活字中毒 ?nbsp;“呸”到后面就是屁了  

2008-09-08 12:17: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梁文道上次来上海,一起在藏乐坊吃了顿饭?这是他皈依佛门之后一起吃的第?饭?好在?之道乃南传佛教,受?不杀生戒?Panatipata。为?这个巴利文名词在我看来好像是某种意大利食?罪过罪过!),素的,不能吃植物的根和种子;荤的,但吃无妨,但不可以吃“专门?为他?而取之肉。也就是说,只可吃?能指”的肉?故当晚吃的鶏啊鱼啊,都是“专门?幷且“故意?为梁以外的同桌所?毛尖、陈子善、宝爷?孙甘露?陆灏等以及本人,统统脱不了干系,梁只是打酱油的路人甲。但必须戒酒,不过他的体会是,戒酒之后,人比以前清醒,味觉也更敏锐了,所以,现在喝口凉白?味道都比从前好?
另一种?南?传佛教,系由南?瑾先生所传?<<答问青壮年参禅?>>(上海人民出版?08?月依据台北?古文?007繁体字版重排),是?002年在少林寺与?来自名山大寺的法师们参话头的纪录。一只眼翻书,一只眼瞄电视里的奥运会女子蹦床比赛,好几次险些被雷到从床上滚到地上:
“那个和尚坐?念?唵?…嘛…呢…叭…咪…吽’?我同学说:‘他在骂人唉! ’我? ‘他怎么骂人?他不是唱得很好嘛? ’他?‘唵,你妈听我哄。??br /> “你们念头要怎么空啊?...有个咒子给你念,?话,‘管他妈?’明白啦?(僧丁默然),呵呵,恭喜!?br /> ?峨嵋山和尚?疯师爷?)他自己有丹药,叫人元丹,像四川那个香肠一样,??切好的,吃两片过过瘾,就饱了…辟谷休粮,这一派修法,吃的??你以为那?片是香肠?是大便?大便怎么吃呢?自己要三七二十一天都不吃东西…最后大便出来很完整的一条,然后太阳里晒干,再把这个切成??,饿了再吃自己这个就好了。?
“诸位,你们跟着我做?,现在你就学我吧!学傻瓜吧!你注意啊!诸位来,提起精神叫?,呸!(众:呸!)不是?屁?,不是放屁的屁?是呸!呸!(众学:呸!)…哎,你‘呸’到后面就是屁了。你们以为我传给你们的是??我告诉你,这是密宗‘大手印’,无上大密法,?的方法??br /> “知息遍身,气充满遍身了…幷不是是发??想要发胖的话,那你还不如到街上的脚踏车店,拿个充气筒套在这里,哗啦嗒几下,马上发?发胖了!?br /> “我们在灵岩寺打(?七,有一未姓马的师兄弟?坐到第四天的时?,要偷偷提前下山…我又问他,‘什么事?’?嘿,这个东西翘起来?’我说,‘这个东西翘起来,也没有?了不?’?我翘了两天半了,昼夜下不去啊,呵,硬的?’我说,‘那怎么?’?拿湿毛巾哦,把它裹起来,拿冰把它包起来,格?子也冰它不死,他妈的,我就打它,东打西打越打越翘,没法子了??br />

道在溺尿。以“屎尿屁”的周星驰风格参禅,与齐泽克以段子和好莱坞电影注解拉康一样,都好看得不得了?我曾向专门出版齐泽克作品的江苏人民出版社自荐,不如由我来当责编,把齐大师那几本书里的段子挑出来另出一专集,销量肯定超过已出齐作之总和?br /> 看得出来,对这个学习班里的学员,南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比如:
“?头子随便吹一下都吓死你们。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学佛??br /> “现在年轻的出家人,书也没有读过…大学生、博士,等于当年的小学一年级二年级的程度…真修行,真学问,一点都没有。?
“你看,你们的?同学梁武帝,你们出家人都不知道,那还搞个?啊??br />  “尤其是嵩山少林寺的,连<<五灯会元>><<指月?gt;><<景德传灯?gt;>都不熟,你谈?少林?那个林字去掉?,改‘少木?好了。?
“这个心物一元的道理很大,牵扯到哲学及最高的科学…你们没有学过科学,不讲了??br /> “男女的生殖器官不同…女性的是,上面口子是尿道口,下面的口子是阴道口…你们学武功学医术,这也都是应该懂的,不然同参的女?练武功又修行,你怎么指导??br /> “不要被这些文学迷了,你们现在没有资格文学,记得而已。?
“把我当成假佛吧,像电影上的佛,看我这地方?看着啊,看我眉间啊,我的眉间跟你们不同,还比你们亮一点,你看你们年纪轻轻,一脸的晦气色,真糟糕!?br /> “你们都没有研究历史,晓得什么叫东汉西汉?..我晓得,这一代的教育
很糟糕,中国历史都没有读。譬如给你们这样讲,中间提到的历史,你们都不懂,解释得很苦??br /> “这个不要再追问你们了,再问太看不起人了”?

虽然此书的出版说明中已经明说:“为尊重佛法僧三宝故,特隐参学行者之大名,?已代号替之?,网上仍有不平?,指南之妄语狂也且,而少林寺“外行指导内行,竟然以南?这样的道教人士去教训比丘们,真可谓无法无天?”佛门中事,外人不好妄加评论,不过,做为<<答问青壮年参禅?>>?的读者,很难不留下这样的印象,即我们平素?的法相庄严们,?么就成了?子年纪轻轻,?晦气,坐无坐相,站无站相,乱穿僧衣,乱念佛号,不知有汉,何论尿道和阴道的“青壮年参禅者?甚至“法师甲乙丙丁?了呢?

饭桌上把灵岩寺打禅七的故事当段子讲,宝爷听罢冷笑?:“打?当然越打越翘,这不就是打飞机??br /> 宝爷对面坐着毛尖,玉手持螯应声停在嘴?“打禅七我知道的,但?是打飞机??br /> 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宝爷,空军出身,从前在空军的学校里专门教授这个;毛尖,充其量也就时不时搭搭飞机?6年初,有?名叫<<怎样打飞?gt;>(广州军区司令部编?1965??5日出版,但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查它不?的小册子被人贴在网上并引起热烈讨论,该小册子主要介绍使用轻武器击落战机的方法要诀,配有彩色插图若干?1965年,毛尖还在以量子的形?在空中飞行,宝爷也刚学会下飞行棋,要是早生二十年,他?会是这本书的责编?/P>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Ķ(886)|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