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ڴʦ

 
 
 
 
 

־

 
 
 

׫ˣӽĿ߻ˣƬˡ

׿Ƽ

活字中毒 ?nbsp;孙甘露的??/a>  

2008-09-20 21:43: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活字中毒 ?nbsp;孙甘露的??/a -  - ڴʦ
自从1882??日O.王尔德在纽约上岸,以?镶黑穗紧身天鹅绒上衣、平绒灯笼裤和丝绸长统袜颠?美国众生,T.卡波特用小说<<第凡内早?gt;>?961年捧红赫本连带捧红Givenchy之后,文学界和时尚界?9世纪以来联手双赢的第三大盛事,就?008??日,G.L.孙在上海以男模身份出现在“爱马仕2008秋冬男装系列”的?上?
不要?,G.L.孙,正是中文?体字通译为?孙甘露?的上海专业作?目前不足10?;爱马仕,就是法国的专业奢侈品Hermes。请专业作家当专业奢侈品业余模特,算下来,也只有在上海的作家里找了?上海以外的专业男作家,我看比较?合穿?X男装并且走进卢浮宫?遗憾的是,主办方没请(?)陈丹青,否则,一场邵洵美公子和鲁迅先生一前一后同场走?超炫幻觉必定High翻全场?此情此景,有孙甘?0年前的先验?诗句为证:“在热烈的视野里,一只鸟跟着另一只鸟?摘自<<修枝时节>>)
不足10人之?上海专业作家走的这场不满10分钟的秀,每?都证明了爱马仕在品味和定价上的想象力。一贯冷漠的表情,一贯从容的步伐,孙甘露丝毫没有做秀的感觉?他走来,就像在一个平常的华灯初上的夜晚悄无声息地走进某家饭店的包房;他走去,尤如和女粉丝互道晚安后问心无愧地走向寻常夜色中的那辆出租车,内敛、沉稳?优雅?是那套行头的品牌核心价?。把台湾人爱讲的那句套话“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用来评价孙甘露的走?现,就像穿在他身上的爱马衣仕男装那么熨贴?么说吧,这些衣服完全不像是由后台的穿衣工?0分钟前刚刚替他穿到身上,感觉他就是穿?身衣服直接从家里来的,?且就是他?似曾相识的秋服冬装─事实上,按照宝爷和毛尖原来的提议,走?晚,甘露应该穿着这套华美而且找不出一只虱子的袍,若无其事地从?直接走出大门,一直向前走,不要朝两边看,从浦东走回浦西,??迈入自家的小区,打开自己的衣柜?
无论如何,这是孙甘露的一小步,男作家的一大步,中老年男作家的?筋斗,对于整个上海文坛???就是直体后空翻接曲体前空翻转?080度了?br /< 以下是孙甘露当晚?的服装,文字描述和排版均摘自爱马仕官方目?

 

海军蓝羊毛和克什米尔羊绒法兰绒两粒扣套装
对比色调海军蓝条纹克?尔羊绒V领套?br /< 栗色“挚爱印度?斜纹真丝方巾
(英文部份?

 

宝爷?“你看这些文字和排版,像?诗集?甘露肯定欢喜。?我回家翻?lt;<孙甘露诗十九?gt;>,惊觉他

早就预言了走?夜的现场情境?/P<

 

当我们从?椅子走向另一张椅?br /< ?窗或?的窗上站满了秋季和冬?br /< 当鸽子和夜晚的天空同时向我们飘来
有一种或几种情?才向宇宙散播
(摘自<<秋天>>,法文部份略)

 

试将“海军蓝羊毛和克?尔羊绒法兰绒两粒扣套装?等与“当我们从一张椅子走向另?椅子”等混编,这本奢侈品目录马上升级为艺术品,一种或几种情?同时向宇宙散播?而孙甘露在题?lt;<俄国风景>>的诗里的以下两行:“你选择了冬季和围巾,以及白色银色悠长无尽?,下次可以直接印在爱马仕的秋冬目录册里,如果他们也卖围巾的话?br /< 塞林格说,世界上有两种好作家,一种读完了作品之后你不会产生任何感想,另一种却会让你特别想去见上一见?同理,世上大概也有两种好衣服,一种看完过之后不会产生任何感想,另?却会让你特别想去穿上?。当爱马仕?上身”孙甘露的那?,他们双双成为了后?。这件事,王尔德早有话摆在那?“一个人要么成为?艺术品,要么穿戴?艺术品?”孙甘露?穿上了一件奢侈品,不仅把自己和那件奢侈品都变成了艺术品,连带把他本人长年生活、工作并且战斗着的城市上海,也变成了?超大的艺术品和奢侈品?br /< 评判?城市能不能成为奢侈品,很?,去数一数城里爱马仕专卖店的数量;评判一座城市能不能成为艺术品,则要去细看城市里的人,不过因城因人?异?例如,北京,要看就看它的年青女人;上海,要看它的中?年男人?原因是,北京历史太长,暮气沉沉的气场,最能反衬年轻鲜活女人的青春逼人,如金银首饰必衬黑暗晚礼服;上海历史太短,年轻鲜活的氛围,只合孙甘露这样的中老年男人用沉稳的脚步和如歌的行板来安抚它暗涌的骚躁,就像只有黑暗晚礼服才压得住金银首饰,化明骚为闷骚。否则,你就永远不会理解为什么宝爷在上海乐为老克勒,?北京就专?0后美女?且不倦了?br /< 其实除了80后美女,宝爷也爱奢侈品的。早在下决心??季风书店的那?,就为了追北京一美女而下决心向爱马仕订购了一只Birkin包,但是排了十几年的队,包没到手,北京美女的养出来的女儿都当上京奥礼仪小姐了。一气之下,决定改?粉?另一名牌??5号,宝爷在屋里边算书店租金边看奥运会男子举重85公斤级决赛,看到某国壮男出场,登时胸口一热,胯下?,哇的一声叫了出?“奶奶的,居然穿?rmani的运动衣来举??br /< 定睛再看,原来壮男衣服上印的是Armenia,中文?译为亚美尼亚。宝爷也活字中毒??/P<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Ķ(1451)|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